7月哇本郎要去實習,

為了這檔事我還把補習班的工作辭掉(早該辭了說實在~),

老師跟我講我我上的時候後面還補一句你是吊車尾上的= =阿是哪招?

可能是我上課的時候極力討好老師,做第一排聽到冷笑話還笑最大聲才換來的阿,

畢竟這學期兩科60分飛過可不是隨便說說滴,

不過也有可能老師跟沛榮節仇了才把我丟過去,

腦海中傳出某段對話,

沛榮老闆:"王老師阿~哩那ㄟ給我這款學生?"

王老師:"歹勢啦!下次挖請你甲奔"

不過就像我每次換新工作常講的"你敢用我,我就敢上",

所以基本上我沒再怕的,

另外還有職前坐談會,我想說有免費餐盒就去了一下,

結果那個講師把我們捧成逢甲的資優生,一直說麼們是萬中選一之類的,

坐在我旁邊的兩枚宅男也被逗得笑呵呵的,

不知道他們想甚麼,我個人是直接聯想到優鮮沛的蔓越莓,

所以去實習的學生都等於是優鮮沛的蔓越莓(嗎),

說實在的整場座談會都沒聽到我想聽的,

我關心的應該只有我哪些衣服會被封印不能穿,或是有沒有能讓我買西裝外套的正當理由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elix 的頭像
Felix

Felix's

Feli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