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幾天老闆親自打電話來告訴我上學期原本有15人的社團課這學期只剩5人,

一聽就知道不妙,而似乎那間學校有點幸災樂禍地指出我們沒有送課程相關的小禮物,

我立馬說我有送糖果,但似乎糖果和本人的課程沒太大的關連,

那位園長(簡稱C女)舉例"教跳舞的老師都會到夜市去挑陶瓷娃娃,還說雖然比較貴但很值得"

其實C女在我心中就像穿Prada的惡魔中米蘭達一般找我麻煩(其實她都穿白POLO衫),

遙想上學期最後一堂課她把我的教具移走,同時更動我上課的教室我完全被蒙在鼓裡,

當天我就像蜜蜂一樣東奔西跑才把東西湊齊,

而C女平時號稱最不喜歡送禮物的老師,現在竟叫我準備貴一點的來送叫人不勝唏噓阿!

這種感覺就像發現原來在今晚誰當家賣包包的Joyce竟然是窩藏李宗瑞的通緝犯.

前些日子在學校當走跳工讀生時也曾親耳聽到有人在辦公室送水果,

當下隔著門我聽到以下對話,

某女學生:"老思~這是我馬麻要送你的水果,說這都是當季的很甜喔~"

老師:"哈哈哈怎麼好意思,還這樣破費"

某女學生:"沒有壓因為馬麻要謝謝老師平常都很照顧我"

類似這樣的對話來回兩三次學生順利說服老師後心滿意足的離開,

打開門撇了我一眼就走向走廊盡頭,而他手上還拎著幾袋水果禮盒,我想照顧他的教授應該不少吧,

才大學就懂得這招實在佩服,但我認為這種事既像是以身相許一樣,

反正水果跟身體都是馬麻給的當然後者收到到的效應會更大,

總覺得勉強送一些超乎自己能力的禮物或是借花獻佛都很要不得阿!
創作者介紹

Felix's

Fel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